本院新闻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医院概况 >> 本院新闻 >> 正文
记者探访我市首家阿尔茨海默症专科病区
来源:党政办 时间:2018-09-19 浏览:

 

阿尔茨海默症,俗称老年痴呆症,患上这种疾病的老人,脑子里就像有一个橡皮擦,一点点擦去最鲜活的记忆,乃至最后忘记整个世界。

找不到回家的路,记不得至亲的脸……他们一步步“走入遗忘”。对他们的亲人而言,这是一次比死别更遥远的生离,也是一场充满压力的暮年战争。

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加剧,阿尔茨海默症患者数量每天都在增加。据统计,全世界每3秒钟就会新增一名患者。目前,我国约有950万阿尔茨海默症患者,且以每年约30万以上的新发病例在递增。

如今,针对他们诊治和护理正在成为一个世界命题。在“9·21”世界阿尔茨海默症日前夕,记者走进了浙江省荣军医院(嘉兴市第三医院)大桥分部——嘉兴老年病医院,探访了我市首家阿尔茨海默症专科病区。

一场充满压力的“暮年战争”

最年轻患者只有58

在省荣军医院大桥分部的嘉兴老年病医院,阿尔茨海默症专科病区装饰一新,病房内透亮、整洁,没有异味。

护士站里,醒目处挂着一块记事白板,写满了静脉输液、心电监护、膀胱冲洗、雾化吸入等30项护理内容,其中“吞咽异常”和“易走失”两项使用了醒目的红字。

在记事板的最下方,写着“专业”“严谨”“细致”“慎独”,对于这个特殊病区的每一位医护人员,这8个字是必须恪守的“军规”。

病区走廊上有一扇自动门,门后便是阿尔茨海默症病区,门禁的设置是为了保护老人的安全,防止他们四处徘徊而迷路。

病区内,已入住的老年患者状态不同:有的说笑自如,初看并不像个病人;有的透过病房里的窗户向外探望;有的静静地坐着,表现出困惑和焦虑的情绪。

这里总设有80张床位,年纪最大的93岁,年纪最轻的只有58岁。这位还不算真正跨入老龄的女患者精力充沛,她在护理员的陪护下,在走廊里来回行走。

病区主治医师沈根明说,这位患者48岁时便开始出现记忆力下降,丢三落四,此后病情逐年加重,直到3年前,她开始认不得熟人,家人才意识到问题严重,带她到其他医院进行了治疗,但由于介入较晚,延误治疗的最佳时期,效果并不明显。如今,她只认得丈夫和两个妹妹,但也已经叫不出他们的名字。

外人很难想象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给家庭带来的巨大压力。这名58岁的“年轻”患者表现出的突出症状是整日整夜不睡觉,四处走动,家中换了多个保姆,都坚持不了多久,最后只能由丈夫独立照顾,每日筋疲力尽,直到不久前把她送到专科病区医治。

接诊后,病区为这名患者配备了一对一的护工,除药物治疗外,还对她采取了小脑电刺激仪和脑循环治疗仪等康复治疗。“对于这样患者,治疗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延缓病情进展,同时加强生活护理,避免并发症的发生。接下来,要对她的睡眠状态进行调整,带动其他方面的治疗。”沈根明说。

疾病起于“青萍之末”

正规治疗往往被忽视

每天下午,在病区专设的益智训练室里,一些益智课程都会准时开课,病区的医护人员和老人们一对一,开展看图识字、搭积木、计算游戏等活动。这时,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更像一个个懵懂的孩子。

“这些活动配合一些手指操、健身操项目,能够刺激患者的记忆力,提高他们动手能力,延缓病情的进展。”大桥分部病区护士长余晓英介绍。

老年病医院病区主任、主任医师姜建平深有体会地说,阿尔茨海默症的残酷就在于,患病的老人脑子里就像有一块橡皮擦,把他们的记忆一点一点抹去,“这是一种不可逆的慢性进行性神经变性疾病,随着老人年龄增长,发病率逐渐增高。”

据介绍,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的发病症状大多雷同,最初只表现在难以察觉的细枝末节处,从人们口中“老糊涂”开始,他们不停忘事,开始失语,失去自理能力,甚至性情大变,最后还可能发展成大小便失禁、丧失吞咽功能。

目前,中国已超过 950万阿尔茨海默症患者,但绝大部分患者就诊不及时或根本不到医院诊治。调查显示,中国轻度阿尔茨海默症就诊率为14%,中度就诊率为25%,重度就诊率为34%

“阿尔茨海默症病程漫长,且不可逆,但临床实践证明,通过长期正规治疗,以及专业的康复训练,可以延缓病情进展。早发现、早介入、早治疗、早缓解,对早期患者尤其重要。”姜建平说,“此外,通过精心护理和人性化的服务,能够提升患者生存品质,让他们在良好的精神状态下度过晚年。”

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治疗,77岁的胡奶奶如今精神状态很好。采访时,胡奶奶的女儿刚好前来探视,她告诉记者,胡奶奶入院前病情十分严重,出门总是忘带钥匙,走出门后就一声不吭坐在家门口,“我们都要上班,没办法24小时陪护她,于是把送到这里,如今母亲心情好了,气色好了很多,我们也就放心了。”

一所特殊的“托老所”

打造个性化医护方案

阿尔茨海默症专科病区就像一所特殊的“托老所”,面对或封闭、或活跃的不同患者,量体裁衣,制定出个性化医护方案。

“虽说得的是一种病,但每位老人的症状各有不同。”姜建平介绍,病区每收治一位新患者,首先要对其进行一次全面身体检查,排除一些导致其记忆力下降、行为功能异常的继发性疾病,比如脑外伤、甲状腺功能低下、叶酸缺乏、肝硬化等;此外,还要掌握老人所患基础性疾病,为后期个性化治疗提供依据。

在专科病区,一旦发现老人出现并发症和病情变化,可以得到及时用药和处理。不久前,一位91岁的男性患者出现了肺部感染,由于发现及时,经过医治后康复得很好。

医护团队还会对患者们进行一系列专业评估,包括跌倒风险、吞咽功能、心理状态、营养状况等,通过这些,拟定24小时无陪护制的护理方案。

此后,患者就能在“益智手工区”“虚拟社区”等处进行强化训练,同时,接受药物治疗、精神康复、智能智力锻炼、肢体功能锻炼等相结合的全方位治疗。

比如70岁的刘阿婆,她患有重度阿尔茨海默症。入院后常常乱拿乱藏东西;夜间不睡觉,不停地乱串别人的房间,经常睡在别人的床上。

医护人员在观察和沟通后发现:老人吃苦耐劳且乐于助人。于是,医护团队为她制定了康复计划:教刘阿婆做手指操、益智手工;经常与她聊天,帮助她找回被需要的感觉,实现自我价值等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护理,刘阿婆有了明显改变,不再乱拿别人的东西,还常常帮助保洁阿姨打扫卫生。

对于一家专业专科病区,在护理中体现出的人文关怀不可或缺。“让他们感受到爱,尽管他们遗忘了世界,可是我们不会忘记他们。”护士长余晓英说,“我们希望通过正确的护理,正确的对待,正确的观念,相应地能够消减阿尔茨海默症对于老人生活以及内心的一些困扰。”

    普通家庭照护阿尔茨海默症老人,通常采取的方法是简单的禁止老人行动:不让做家务,以防受伤;不让出门,以防走失……而在姜建平看来,这是没有尊严的生活。 “对于失智老人,虽然要有必要的行动限制以确保其人身安全,但是老人依然要有自己的生活,对自我身份有所认同可以改善他们的病情,要让老人保持现有能力,给予他们尊重和信心。”

即便在专科病区,医护人员会给老人过生日,为他们读书读报,重新认知世界。除照顾衣食起居,护理员每天反复教老人看天气、认时间,引导帮助老人找回记忆。

   “我们希望入住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能在这里找到属于家的温暖,守住属于自己的那份记忆。”姜建平说。

失智老人护理成社会“痛点”

专科病区填补嘉兴空白

作为全国老龄化程度最高地区之一的嘉兴,截至2017年底,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88.32万。这些老年人中,失智、失能老人的护理问题,成为养老服务中“最痛”的点。

浙江省荣军医院院长张新根表示,随着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群体基数的持续增大,随之出现的家庭、社会问题也越来越多,一方面给家庭带来沉重的护理压力和经济负担,同时,老人在走失过程中发生意外的事件也屡有发生,这些患者和家庭需要得到社会关爱。

“对于荣军医院而言,成立阿尔茨海默症专科病区酝酿已久。”张新根说,面对社会需求和社会相关机构的缺乏,早在2年前便启动建立一所专门收治失智老人的专科病区的计划。减轻家庭负担和社会负担,这是一所公立医疗机构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和义务。

此外,省荣军医院作为省民政厅直属优抚单位及嘉兴市重点学科——老年医学科的主委单位,大桥分部挂牌“嘉兴老年病医院”,“对老年病的诊治、护理和康复是本院的特色和优势,我们有能力承担这份责任和义务。”张新根说。

据介绍,今年年初,荣军医院派出青年医护团队专赴浙江省立同德医院进修,此后建立了国际先进的阿尔茨海默症康复体系,并成立研究团队专门进行康复效果评定;此外,荣军医院大桥分部自成立起经过4年的“无陪护”模式运作,已拥有了一支老年病“医康护”专业团队,成立阿尔茨海默症专科病区可谓时机成熟。

今年71日,阿尔茨海默症专科病区在大桥分部筹建完毕,正式开始收治患者。随着该专科病区的成立,大桥分部针对老年病医治的功能也更加全面,既满足一些患者家庭现实需求,也填补了嘉兴相关领域的空白。2个多月来,专科病区的患者数量稳步增长,社会影响力与美誉度也随之提升,更带动起社会对于阿尔茨海默症老人这样一个群体的关注。

张新根表示,近年来,为解决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,省荣军医院进行一系列探索与实践,在老年病医院建立阿尔茨海默症专科病区便是其中之一。接下来,该院将进一步借鉴国内外先进理念,先试先行闯新路,做精、做优、做强,即将动工的本部二期工程也将围绕老年医学为群众提供更加专业、精准的老年病医疗、护理、康复服务。

编后语:

嘉兴老年病医院里80张床位的阿尔茨海默症专科病区,相对于全中国超过950万患者的现状,这个数字虽显得微不足道,但是正是这些机构的兴起与成长,让中国在应对认知障碍日趋高发的严峻形势中,增添了信心与希望。

快捷方式